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似水流年
避重就轻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718
精华 0
积分 77930
帖子 15587
威望 77930 点
金钱 31173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4-1 02: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

  ——末北

  

  

  我迎著朝野站在大海的面脸上有白斑应该怎样进行治疗前,对自己说:如果时光不能倒流,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吧. (三毛 ) ——题记

    

  Part one——遗失的美好

    

  我窗前的玫瑰从不和从前的玫瑰或更好的玫瑰攀比,它们为自己而活,它们今天与上帝同在。湘子的话很快湮没在夏日徐徐的风里,却久久地回荡在我的心里。像枯萎的蔷薇一般,倔强的凋谢。我仿佛听到一种声音,一段旋律,与我的心跳共鸣。

  爱默生的吧?瑾看了看湘子。湘子点了点头,满脸苍凉。

  在看不见目的地的路上,周围农田密布,远处山脉横生。花粉时不时的在风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们仨骑着单车游荡着。这一刻,我感觉到了我的呼吸,生命的律动。“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我何尝不是苏东坡?

  三个人依然默默地踩着车子,呼吸着扑面而来的麦香。而此刻,我泪潮涌动。托尔斯泰说,要是一个人学会了思想,不管他的思想对象是什么,他总是在想着自己的死。朋友说的对,与文字作伴,其乐无穷,其泪融融。

  08年的夏日,当我逐渐远离了小Z的轨道,我便没有了自己的方向,像蒲公英随风飘扬,,像一个被大人遗弃在街角的小孩,惊慌地望着天上风驰云卷,看着眼前忙忙碌碌的人群,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却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一丝温存。

  湘子看我出神地样子,便问道,你和小Z怎么样了?我身体猛然一斜,车子差点撞到她。她怎么知道我还在想着小Z?我的胆小与懦弱让我的初三毕业蒙上了离别的遗憾,没有留下一张合影,抑或是一句留言。而此刻的我,依然还是颤颤惊惊。

  “一杯愁绪,几年离索”我笑了笑。我和她生活在世界的不同维里。在我的维里,只有她的影子,从她的维里倒映下来的影子;而在她的维里,我又是什么?也许什么都不是,也许被时间封存在了过去,再也无法唤起她的记忆。

  她真的不值得你那样。瑾也沉不住寂寞,插了一句。

  我强努着欢笑,机械地“嗯”了一声,心中悬着的泪水还是像玻璃杯一般摔落,呯呯啪啪碎落一地,而残存的记忆也散落在脑海里,等待我一片片拾取,然后安抚它们,好好盛放,承诺以后再也不轻易去碰它们。

  “前面有一大片雨云!”湘子惊呼起来,我们才抬起头,看着一张布似的云,在天边正汹涌而来。想必是要下阵雨了。

  前面有一家意大利冰激凌店,我们先去躲一躲吧。瑾的建议一致通过了我们的同意。

  店里的师傅熟练地做着杯冰,夹着奶油果冻,在周围点缀着橘子、菠萝,最后在顶上还放了一粒樱桃,像画龙点睛般,自有一番韵味。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大颗大颗犹如珍珠般“大珠小珠落玉盘”;渐渐地,一颗一颗之间又由点连成线,像下锅的米线,形成一道道美丽的雨帘。很快,一道道雨帘像是一条条毛线,被天公织成一张巨大的布,从银河天边直直地倾泻而下,似九天瀑布,又如一锻锻巨大的丝绸。软软的,从指间滑过。

  一阵钻心地冷让我情不自禁地收回了手。多么美丽的一场雨。

  我的笔记载不了逝去的流年,我的相机定格不了美丽的瞬间。我的记忆盛放不了太多了记忆。我试着去抓住如丝绸般的记忆,时间却让它们一寸寸从我指间花落溜走;我多想在狂风发疯落叶乱舞的季节大喊,可声音太轻,时间太快,连足迹也被风沙掩埋。熟悉的歌声一遍遍地在耳边萦绕,熟悉的泪珠一滴滴再眼眶打转。跪倒在地下,抓起一大把落叶,散落在空中,张开手,却没有一片肯在我手心停留。如若世界也遗弃我,如若时间也忘掉我,那我便是永恒。世间没有永恒的爱,学过广义相对论以后我知道,爱的存在也需要时间,在时间生活里的任何事物,都会老去直至堙没。就像迟暮的美人,总有一天,她会在曾经引以为傲的皮肤上发现一丝皱纹,然后对月嗟叹,对夜须臾。尽管漫天的梨花雪白晶莹,花香恣意,可时间最终也会让它败落枝头,如雪如絮般坠落。

  Part two——遗失的过往

    

  萧伯纳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看到第一句话,我无可阻挡的想到了小Z,那个眼睛不大,个子不高,散落着发丝,阵阵清香飘落而来的女孩。三年里的泪水可以淹没珠穆朗玛峰,三年后,湘子来到了我的世界,像一双温暖的手,抓着遗失在某个角落独自哭泣的我,一路走向黎明,走向春天。她的眸子永远是那么的清澈,像雨后初露的荷花。

  “目光比月色更寂寞”

  雪停了/没有了飞舞/我的思绪/乱了/你走了/洒落了一地的伤痕/想要靠近的梦/断了/也曾是飘雪的季节/呼吸的声音我听得到/那季节的轮回/只为我们的再见/再见/是再也不见./你说/如果/如果你不知/如果是回忆的窗/那满地的星辰/是我无言的泪/我转身/湮没在黑夜的尘埃中

  她喜欢写诗,或者说是认识了我以后。她每天晚上睡觉前,总是发一首诗过来,我就像出生的婴儿,唯有嘴里充满奶香才能恬然的睡去。

  我承受不起爱情,我学会了理智的思考,这多少得益于物理。我想要的,仅仅是一种简简单单的生活,像三毛那样旅居漂泊,写着自己的文字,过着两个人的生活。快乐着别人的快乐,与自己无关;悲伤着自己的悲伤,与别人无关。

  湘子和我惊人的相似,她的思想,她想要的生活,都是我所期望的。也许,前世我们就是同一个人,为了寻找另一半,相遇今生。可灵魂还是背叛了我,经过了半年的憧憬和期盼,我还是离开了她。我的孤独,连泪水都离我而去。

  叔本华早就说过,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是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也许就像宝玉始终是爱黛玉的,可他却无法真正的和黛玉生活,正是因为黛玉的多愁善感,泪落花泣,她的浪漫,她的理想,她的爱情,葬送了自己。

  “爱情不是生活”

  分手的时候我固执地没有掉一滴泪,倒是她仿若在梦中,哭的天昏地暗。“秋水望穿,仍看不透你眼中的那一泓清泉。”

  撒哈拉沙漠,她轻轻地呼唤着。此时,我却泪流满面。也许你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如果再过十年,我一定会和你一起生活,因为你的泪水不会再遮挡视线,不会在我难过的时候陪我哭泣,反而会笑着哄我开心。

  在笔记本上偶尔看到了一句话:幸福是什么?像这样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就是幸福。这让我又想到了湘子,那天我抱着她,眼泪唰唰的流着,眼皮都发麻,嘴里还吞着她刚刚喂给我的面包,手里拿着一袋刚开封的牛奶。我说,这样的生活,只有我们两个人,即使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也是幸福。口里的面包混着咸咸的泪水咽了下去。我抱着她仍怕明天就会失去。

  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时光如潇水在指间一丝丝地流过,抓不住一缕,留不下一滴。

  最欣赏帕斯卡尔说的这句话,肉体是不可思议的,灵魂更不可思议,最不可思议的是肉体居然和灵魂结合在一起。深深地为这句话折服,我无时无刻不感觉到灵魂在背叛者肉体,肉体同时也远离着灵魂。可人之为人,灵魂必须委屈在肉体里,倘若灵魂离开了肉体,它将没有了归宿,思想没有了表达的媒介;如若肉体离开了灵魂,它将是一具尸体,一具毫无生气随着时间湮没的尸体。尽管它们的结合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可它们还必须相互委屈,相互依赖。

  皮却林也曾说道,在一个极龌龊的夜晚我有过诞生的不幸,迟早我要在一个美好的早晨死去。他把生看成是肮脏的结果,把死看成是美好的结局,实现灵魂的自我救赎。

    

  Part three——重拾记忆

  2006年的夏天,阳光刺眼,照在橱窗里的录取名单上,白白的,有点晃眼。不明白科技的进步意味着什么。“金榜题名”成了后来的“红榜”,“红榜”到现在也是白白的A4打印纸,窄窄的挤着一堆五号宋体字,像一份“死亡名单”,我感到一阵空前的恐惧,仿若名单里的名字将要上绞刑架一般。孟君说恰恰相反,名单外的人才被高考宣判为“死刑”。

  禁不住泪水的袭卷,心寒若雪飞扬。只为离别,未知的目的地。旅途是否值得留恋?孟君说“你真的考到了杭州。”这应该是一个感叹号句,可我能读懂他此刻的忧伤。就像我们从小到大,一直到高三毕业都在一个班,没有分离。而今我的离去和他的复读,仿若天与地。

  夏风不合时宜地吹来,吹落挂在眼角的泪珠。我的平静,连我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做作的嫌疑。可我当时真的是伤心了,为了九月的离别,为了孟君又一年的生死煎熬,微创带来的力量为了不可预知的未来,像迷失在黑夜里的流星,它是多么的想徜徉在宇宙,守护着心爱的星球,而当它以为自己的陨落是拥抱大地,却不知死亡的来临。正如三毛说的,飞蛾在扑火的那一刻一定是极幸福的。

  孟君问我报了什么专业,我怅然,仰望着太阳,仿佛听到康德的呼唤,“唯有太阳与我们的头脑是最高贵的。”努力睁大眼睛,好让泪水风干。

  “物理。”

  我只想追寻过去的记忆,穿越时空,定格流年,在光速无法超越的情况下,寻找虫洞,回到过去。

  “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泥巴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

  哼着这首歌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初三,想起了小Z,,喜欢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裤,喜欢捂着胃说痛还吃着烧烤,喜欢用一只手翻开书一只手撑着头睡觉。现在想起来,就像幻灯片,一张张地在脑海里播放,泪水却在眼睛里一滴滴地流淌。

  八月盛夏的一天,好友都纷纷来家里庆贺我考上大学。大家围着一张大桌子,一杯杯的啤酒倒映着过往的岁月,他们相互诉说着从前,那个一起经历的高考。成与败,去或留,对我来说已不重要。怎样的人生,只要好好经营,都是自己的,没有失败,没有惨淡,当你羡慕明星大腕在台前的光鲜夺人,珠光宝气时,他们也同时羡慕你能在街角的夜店里吃着烧烤,与死党畅饮。上帝是公平的,尽管我不相信这句话,可我还是试着让自己能阿Q点。

  屋里觥筹交错,杯光酒影。在他们迷离的眼神里,我看到的不是酒醉,而是真的离,因为惨淡的高考让我的许多好友不得不重新背起包袱接受地狱式的磨练。

  小Z没有来,也是我所预料到的。正如《东邪西》里说的,如果爱情可以有胜负,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赢了,可我知道,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三年后,当我拿起着记述流年似水,想抓住记忆似绸,一瞬间,便滑落手心,泪却留进心里。是的,为了抚慰过去的伤,为了祭奠逝去,没有真意义的新生典我选择了物理,我其实是极乖巧的孩子,极其的热爱生活,能看懂我的人不多,GG算一个。我就像转世成人的白狐,只有在晚上才在溪边,洗漱着自己洁白的皮毛,为自己倾心的人对月哭泣。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5 07:14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