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测字
避重就轻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718
精华 0
积分 74220
帖子 14844
威望 74220 点
金钱 29689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0 05: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测字

测字
      
   
    (一)
    九月初三,阴,天空阴霾。
    玲珑飞儿是今天唯一的顾客。十八岁上下,有葵花盛放般的灿烂笑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无忧无虑的样子。
    她是和一个男人来的,那男人胡须拉茬,目光如炬,看不出真实年龄。我不知晓他的名字。只记得他的腰间配有一把剑,剑已老旧,剑鞘锈迹斑斑。
    飞儿兴致勃勃地挽着他的胳膊,他则百无聊赖地站着,满脸的不以为然。
    飞儿写下的是她名字中的飞字。
    姑娘白癜风能根治吗想问什么?
    就看本姑娘以后的生活吧。
    我抿嘴一笑,你以后的生活将如你所想。无处不在的危险和无所知。满足你崇尚冒险追求刺激的企图心。
    小飞对我的判断给予了极大的热情和肯定,我知道我满足了她的要求。其实测字的人,只是对未来生活的求证,答案早已潜藏心中,无论结果是否与预想吻合,她都会坚持己见。不同的,只是心情而已。
    但,我从不说谎。对于当事人未来现实和现存梦想的脱节,我会合盘托出。
      
    大侠不测一测么?眼光投向飞儿旁边的那个男人。
    不必了。
    拒绝得很干脆,如我所想。
    男人把几两碎银放在我的桌上。我笑着点头致谢,开始收拾案台上的笔墨纸砚。
    先生那么早就收摊了么?飞儿奇怪地问到。此时正值正午,集市上热闹非凡。生意应该不错。
    我淡笑道,测字讲究的是点到为止。做什么事情都会过犹不及。
      
    背着行装,手持挂幛,我把自己隐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知道那个男人在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我。
      
    卸下行装,铜镜中是一张消瘦的脸。高耸的颧骨让眼睛在脸上沦陷。
    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萌蝶温柔地询问,温润的指尖轻抚我的后背。萌蝶是我的妻。
    我脱去长袍随口问到,今天有什么收获吗?
    背后游移的指尖嘎然而止,我回头看着那张风韵犹存的脸。
      
    是的。萌蝶的声音轻微得连空气都不忍触碰,但我却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收紧时发出的咔嚓声。
    我,见到他了。
    我倏地站起,看着萌蝶的眼睛。我希望自己听到的只是一个玩笑,但我从里面看到了千真万确,无可置疑。
    难道,真的逃不过了么?
      
    (二)
    腊月十五,天气晴好。难得的暖冬。
    年关将近,集市上满是前来采购年货的百姓。测字的人少之又少。正待收摊,桌上出现了一把剑,剑鞘老旧,锈迹斑斑,似曾相识。
    我没有抬头,继续收拾。
    先生,有生意也不做了么?
    今天有事要早收摊,大侠要测字,明天请早。
    背上行装,手拄挂幛,我扬长而去。我知道,他终究会回来。
    深夜,寒风肆虐。我站在窗前,肩上是妻亲手披上的外衣。
    睡不着,因为知道那个男人明天必会如约而至,虽然早已备好言辞,心仍忐忑不安。其实,那一天,我一眼就看出他和他的关系,他们长相相似,言行举止虽小有差别,但我能从中看出掩藏的刻意。
    我没有把这个男人的事情告诉萌蝶,只是我心事重重的表情把我出卖了。
    他来过了?
    没有,是另一个人,不过和他有极大关系。
    哦。那你小心点。明天就不要出去了吧。
    我不置可否。
    然后,是无声的叹息,融入无边的夜色。
      
    (三)
    腊月十六,天气晴好。桃花盛开。
    桃花居然开了,满眼的粉红。往年从来没有那么早过。
    男人早早站在摊前,深邃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追随着我,直到我把所有的行装布置妥当。
    先生今天可以为我测一下了吧!不待我回答,他就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字,还。
    我终于抬起头,看着那双略显浑浊的瞳仁,我知道是什么让它失却了本该有的光明透彻,是成人的世界,是不可控制的爱恨情仇,是摆脱不了的命运锁链,是他的成长。
    你在不停地行走,目地明确,你希望一矢中的,但结果却不能如你所愿。因为命运不是简单的付出和归还,不可控因素将是你未来的最大强敌。我说到。
    男人并不生气,依然不动声色地问到,敢问先生,你的预测永远都那么准么?你可曾为自己测算过?
    我笑笑,拿起手边的笔,道:送你几句话,另外收费。可否?
    男人没有回答,我径自写着,然后将纸对折装入一个信封放到他的手中。说到,如果发现自己的行走只是消磨时间的一个方式,大可坚持下去,因为行走确是存在的唯一证据。只是,如果你为了某种目标,而现实又不如所想,大可歇歇,不必强求。
      
    男人走了,半信半疑的神情。
    大侠,你的银两数目不对。我说到。然后看见眼前多了几块碎银,闪着暗淡的光。
      
    (四)
    七月初七。阴雨。少有的阴沉。
    飞儿第二次来,面容憔悴,发端是淡淡的水雾。印象中葵花般盛放的笑脸,也随着花季的消失而湮灭殆尽。
    她面无表情地在对面坐下,语气里却掩藏着失望和质疑。
    先生,你上次说我的生活将如我所想。你说得不对。
    我淡淡一笑道,无处不在的危险和无所知,正是你崇尚冒险追求刺激的基础。所以无论你遇到了什么事,权当你闯荡江湖的快乐旅程。
    他,喜欢上了别人。飞儿的声音像忧伤的雨滴缓慢下坠。
    姑娘,爱和恨,只是一线之差。之所以恨,是因为爱。付出是为自己的爱负责,不是为了得到。镜花水月,才是至美。
    飞儿似乎若有所悟,然后拿起眼前的笔,她的字清秀脱俗,和她的性格不大相称。
    这次,她写的是一个悔字。
    我把字收入袖中,说到,这个字我下次再帮你解,雨势太大,我急着收摊。
    不由分说,我自顾自收拾行装,飞儿静静地坐了很久,方才离去。抬起头,正看见那个浅蓝色的背影忧然而行。雨雾迷蒙,像氤氲的山水,飞儿如在画中,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我在家门口看见了那个男人,肩上背着那把老旧的青铜得了白癜风会怎么样剑。见到他的时候,我心里微微一紧。
    先生,天下这么大的雨,还出去测字么?
    我把头顶的斗笠拿下来,甩甩上面的水珠,立在屋旁。说为养家糊口,没有办法。大侠还想测字么?
    男人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轻蔑地笑,想当年叱咤江湖二十余年的凌大侠凌四海,现在就那么窝囊么?
    我没有理他,径直入屋,看见萌蝶正心事重重地坐在桌旁。见了我,她还是如往常一样,主动上前,帮我把外衣脱下,然后进里屋拿干净的衣服。
    大侠,不进来避避雨么?我朝外面喊到。
      
    先生既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那刘某与先生便是素不相识,不大方便。
    萌蝶此时正从里屋出来,询问的眼光在我脸上一扫而过,走出屋门。
      
    雨越下越大,像要摧毁一切。雨声充斥我的耳膜,掩盖了所有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开始坐立不安。
    喀嚓一声,我立刻跃起,屋外,是从树上掉下的断枝,在暮色中犹如黑色的尸体。
    萌蝶   我的叫声瞬间被雨声吞没,回应我的,只有不时的电闪雷鸣。
    萌蝶,不是说好了么?我们都不能承认我们的身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就算要承担,也应该是我才对呀!
      
    (五)
    八月二十七。天气晴好。炎热。
    街道的青石板路被太阳炙烤得腾起透明的白雾,人都被热浪驱赶光了。不时吹来的风,也火热非常。
    我静静地坐着,旁边立着我的挂幛,上面写着一个偌大的“测”字。
    又起了一丝风,夹着冰凉的寒气。不应该在这样的天气里出现的寒气。我不动声色地坐着,开口说到,既然来了,要测个字么?
    哈哈哈,一如既往的爽朗笑声。
    我知道,是他来了。他是刘飓风,江湖上称无极快刀手的刀客。
    凌四海,你想躲开我,也不必要做这些骗人的勾当,测字?你会么?那你帮自己测一下,你还能活久?!哈哈哈!
    见到他了,依然不可一世的样子,两撇花白的长须随着笑容上下抖动。
    飓风兄,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能放下仇恨么?我问到。
    你还当我是兄弟?!你把我的萌蝶抢走,隐匿江湖,你还有资格做我的兄弟?!
    飓风兄。那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剑就是我们兄弟情谊的见证。无可回避。飓风兄,你爱的根本不是萌蝶,你爱的是你自己,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
      
    你住口!飓风大叫,是的,我根本没有喜欢过萌蝶,那一次比武,你在武林豪杰面前丢尽我的颜面,我发誓要挽回我的尊严,所以我强行把萌蝶娶回家中,为的就是击败你这个和萌蝶青梅竹马的凌四海。
      
    那,你还有资格说话么?
    是萌蝶的声音,她此时正站在飓风的身后,旁边是他们的孩儿,那个自称刘某的男人,脸上的假须已摘下,回复一张二十多岁青年的脸。
    麒儿,你怎么带她出来了?!飓风气急败坏地朝青年吼到,不是叫你好好在家看着你母亲的吗?
    爹,原先我还不肯凌大白癜风专家团队有几人侠信里说的话,但现在我相信了,爹,你就放过凌大侠吧!
    住口!你是吃谁的米饭长大的?我才是你爹!
    爹!麒儿的语气忽然恢吃什么水果治白癜风复了平静,你是我爹,如果你执意要杀凌大侠,我会帮你。
      
    好!很好!
    话音甫落,一团白色的刀影便呼啸着直袭我的眉心。我一个转身,手持挂幛,用力一晃,把刀影逼开,轻轻一跃上了桌面。
    飓风兄,如你执意要取凌某性命,凌某愿双手奉上,只求凌某死后,飓风兄能好好待萌蝶。
    四海,不要。是萌蝶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手掌击向左胸。
      
    先生且慢。是飞儿的声音,她正向这边走来,满脸决绝的表情。
    先生上次还欠我一个字呢,那个悔字,到底是何寓意?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姑娘,现在不是测字的时候,凌某由此至终都不会预测未来,我知道的只有因果。你快离开吧!
      
    飞儿对我的劝阻视而不见,径直走到麒儿面前,说,你自始至终都没喜欢过我么?你和我在一起,只是想利用我找到凌四海么?
    飞儿,你?麒儿一时语塞。
    喜欢还是不喜欢?
    飞儿,我   好,我明白了。飞儿的声音冰冷彻裂如同夏日里透入骨髓的薄冰,她没有回头,却对我说,先生,我知道那个“悔”字的寓意了     
    一声闷哼,麒儿的眼睛在瞬间睁大。
    飞儿转头离去。依然决绝的表情,决绝的脚步。
    悔,就是每日的牵挂,驻留心中,无论生死。
    我想飞儿还是过于贪心,因为太计较感情的得失。她不愿意欺骗感情的他能得救,她要他和她一样无法得到救赎。
    麒儿像松软的棉花摊倒在地。飞儿把手里藏着的利刃插入麒儿的左胸,那个最靠近心房的位置。她始终在意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这是我所没有意料到的。
      
    (六)
    十一月初一。微凉。秋风起。
    秋天来了。桃枝上花蕾满缀。又一次简单而繁复的轮回。
    一大早,我背着行装,手持挂幛,穿越林间清冷的风,穿过桃林的霭霭水雾,到集市上为人测字。
    一个胡须花白的中年男人嘻嘻哈哈地紧随在后。
    凌四海,凌四海,你快还我妻儿。凌四海,你听到了没有。哼,你听到了没有,恩?
    我驻足,回头,恬淡地笑,飓风兄,你再不走快点,我就不带你出去帮人测字咯。
    啊?!凌四海,你敢不带我去?我就用我的刀砍你,我可是超级无敌无极快刀手呢。嘻嘻。
      
    朝阳的光辉终于驱散了迷雾,温暖开始在身上蔓延。
    原来,谁也没有错。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9 16:55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