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尘埃子传奇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44250
帖子 8850
威望 44250 点
金钱 17701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9 15: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尘埃子传奇

尘埃子传奇
      
   
    (一)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身无一物,偏偏叫做尘埃子。
    武林之中似乎也只有他最适合尘埃子这个名字。
    倘若把世上的人分为这么几种,第一种是那种每天都洗三次澡身上充满古龙水味道的人,那么最后一种人就只有尘埃子一个了。
    他总是穿黑衣服,并非因为黑色便于隐藏他的杀气,只是黑色不用常常洗罢了,当然直到他把它穿成白色。其实并非白色,是银灰色,酒渍还有油渍浸成的银灰色。
    他可以闭着眼睛接住最高明的暗器高手发出的“漫天花雨”,却接不住啃牛肉时落下的油滴;他可以在倾盆大雨中往来游走而不沾湿衣服,可以却常常被路边经过的马车溅的满身泥点。
    一柄长剑,一个破酒壶和一身黑色的衣服,就是他的全部。他可以没有女人,没有金钱,却不能没有酒。虽然他的酒壶总是脏的像刚从泔水桶里捡回来的一样,可以里面总是不乏世界上最好的美酒。
    喝酒就像看女人,你不能单单看女人的衣服和外表。
    他的衣服几乎和他喝的酒一样多,他的前襟总是湿漉漉的。可是每天早上他酒醒以后,总是发现太阳早把他晒干了;若是碰巧下雨,他索性多躺两天。京都里连绵多雨的天气并不常见 。所以他身上的味道倒不太难闻,几个和他相识的都说他身上有股阳光的味道。
    他的剑藏在鞘中,剑鞘锈迹斑斑。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见过他那柄剑,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个死人。
    没有人向他挑战,因为那个死人的名气太大;亦或许,没人需要向他挑战,若不是因为他杀了那个人,他和街边的乞丐也差不了多少。喝酒,睡觉,晒太阳,偶尔去一次春烟楼,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可是武林中没有人不知道他,因为没有人不知道那个死人。
    武林中人都不信仙佛,却一直都坚信有神。因为十几个武林名宿都见过那关于白癜风患者的如何饮食情况个神的威力,几十个门派都死在那个神的手下。神并非意味着善,正像鬼并非意味着恶一样。
    剑神,这个名字只因他的那柄出神入化的神剑而起,而非因为他这个人。剑神真的将自己当成一个神,他杀人甚至不需要理由,就好像人本来就是由他创造的一样。
    没有人不想杀他,可是还没有人从他剑下逃走过,除了尘埃子。尘埃子没有逃走,只是静静的走开,留下的是剑神的尸体。
    他杀的,那个死人,就是剑神。他一生只杀过一个人,偏偏还是一个神。
    没有事能瞒得过江湖。尘埃子声动天下。
    人们说,尘埃子是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报仇,还有人说剑神杀了尘埃子的一家,尘埃子本是河南“一剑挑九天”张鹏飞张老爷子的爱子,还有人说被剑神侮辱的“万罗仙子”烟熏儿是尘埃子的亲姐姐。
    江湖就是江湖,江湖的故事总是异常精彩,没人去关心故事的真假,只在乎故事是否精彩,他们若是知道了真相,一定失望到非常。可是没有人会知道真相了,因为那个被剑神一脚踢死的老婆子不过是狗儿村陈波波的奶奶,不过就因为一口唾沫沾到了剑神的衣角就被杀了,不过恰恰尘埃子就在旁边。
    就这么简单。其实江湖就这么简单,只不过愚蠢的人往往把江湖想得太复杂。尘埃子杀人的理由,也就是那么简单。其实他做每一件事,都没有把它想得太复杂。
    (二)
    这个世界上有哪几种东西能让你放弃生命?朋友?亲人?爱人?事业?名声?
      
    总有几种,或者一种也没有。并不奇怪,有人为了生命可以放弃一切。
      
    可是,有没有人几乎可以为了一切放弃生命呢?
    有。
    飞。 他的名字和他的生命一样简单。
    倘若江湖百晓再在编排一本《武林谱》,按照武功排位收录江湖中所有的人,想找到飞的名字,你还是在最后几页翻会找的快点。
    可是倘若不按武功,以百晓生的眼力,飞一定会排在前十位。
    没有人见过像飞这样的人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他好像是世界上最笨的人。有一次,他非要一个五十多岁的白发老头向一个卖花姑娘道歉,那个老头却是神拳门掌门人“神拳无敌”黄高扬黄老爷子;有一次,他竟然单匹马闯入华山派向“狂刀烈火”牛奔挑战,只因为牛奔欺负了华山脚下的一个寡妇;还有一次,他竟然逼着黄河五鬼交出他们抢夺而来的金银珠宝然后一股脑给了一个路过的孕妇。
    像他这样的人,像他这样的武功,本来应该已经死了几千遍了。可是他还是活的健健旺旺的,还在江湖上流窜着。
    他就像是一个奇迹,一个简单的奇迹。
    飞第一次见到尘埃子就是在春烟楼。春烟楼分为前后两楼,前楼是个大酒楼,后楼才是藏花纳柳的地方。那天恰巧他们都在前楼。
    尘埃子第一眼见到飞,就觉得可以交这个朋友。虽然他也一眼看出飞是个麻烦的朋友。
    “朋友,我可以坐在这里么?”明明到处都是空桌子,飞偏偏想要坐在这个世白癜风吃什么水果界上最肮脏的人旁边。因为飞也一眼看出,尘埃子的心是干净的。
    尘埃子并未说话,只是用他的脏袖子擦了擦旁边的条凳。
    你有没有见过那样一种笑容,好像阳光那样纯净那样简单,又好像春风那么和暖温柔?那样的笑容不是让异性心动的那种,而是让人快乐的那种,仿佛整个世界变得好简单好明媚。
    飞就带着这样的笑容坐在了尘埃子的旁边。
    两个人喝酒喝了一天,然后在大街上睡了一天半。自始至终他们都不大说话,只是喝酒。
    等他们醒了,大太阳正烤着他们像烤两只死猪一样,他们相视一笑。
    从此以后,没人能杀死他们中的任一个,因为无论哪一个死了,另一个都会毫不犹豫的为他去死。
    朋友,其实也就是,就是那么简单。
    飞问,“怎么你就不能把自己弄得干净一点呢?”
    “我很忙。”
    “你怎么就不能把武功练得好一点呢?”
    飞又是那副笑容,“我也忙的要死。”
    于是他们继续和他们的酒,继续吃他们的肉。
    飞喝酒喝得很快,醉得也很快。尘埃子没想到,飞爱上一个女人比他喝酒还要快。
    飞说,倘若尘埃子让他死,他一定立刻就去死掉;若是那个女人让他死,他一定先杀掉那个女人,再和她一起死。
    尘埃子继续喝酒,只是隐隐然他知道,又多了一个人,一个他要为她死的人,一个女人。
    当然尘埃子没那么容易死,可是飞却太容易死了。可是尘埃子没有一秒钟考虑过这件事,死也就死,本来就很简单,没什么好考虑的。至少现在他们还在春烟楼喝酒,又哪顾得呆会会不会横尸街头呢?
    可是命运没有那么多闲工夫陪他们玩。
      
    死亡,有时候来的比爱情更快!
    (三)
    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是人。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是女人。
    世界上最可怕的女人,是既美丽又聪明的女人。
      
    飞的女人,就是一个美丽而聪明的女人。
    可是美丽而又聪明的女人,偏偏最喜欢问愚蠢的问题。她悄悄问飞:
    “我看尘埃子倘若认真打扮起来,也算的是美男子。怎么他偏偏不肯花点时间把自己弄得干净一点儿呢?想必也能迷倒好多女孩子。”
    飞仰脖子灌下一口酒,道:“倘若尘埃子会那么做,那么世界上又哪还有尘埃子这个人呢?你明不明白?”
    她眨了眨眼睛,一笑道:“我明白,就像飞倘若肯稍微顾及一下他的性命少管点闲事,他也就不是飞了。”
    飞又喝了一口酒,低下头来看进她的眼睛,就醉了。
    酒永远醉不了人,人都是自己想要醉便醉了。
    然后尘埃子就走进来了,手里拖着一个大包裹,他把包裹扔到飞面前,自己便迫不及待的坐 在一边喝起酒来。
    飞笑道:“不知道又有那个女孩子送礼物给我呢?”他就喜欢这样逗她的女人,因为他知道她永远不会为这样的事而生气,他只想被她轻轻捏一下罢了。
    包裹一打开,周围的人都四下散走了,飞的女人也忍不住一声惊呼。
    一颗头颅,一张信笺,信笺上写着”江南金山寺主持慧动师太“。
    飞的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颤抖的使他想要呕吐。他十几岁的时候流落江湖,慧动师太照顾了他三年,教了他一些防身的武功。
    飞渐渐镇定下来以后,才发现他的女人依然不在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尘埃子,尘埃子也不见了。
    飞突然意识到,一个人若是武功太差,总是不太好的事。但幸好飞反应倒还不慢,可是当飞奔出四五里路,才看到尘埃子一个人站在一个破庙门前发怔。
    飞奔到庙门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的开始呕吐。
    一个不大的破旧的山神庙,却有一二十个人在里面。
    只有一种人不用担心自己占得地方有多大,只有一种人不用顾忌这个破地方有多挤,那就是死人。这小小的山神庙里就装满了一二十个死人!
    那个被飞救过的小姑娘,那个拿了飞的钱的孕妇,甚至曾经给过飞一碗救命的水的老大娘……此时都堆在这个山神庙里面。每一个人,要么是飞帮助过的人,要么是帮助过飞的人。虽然满屋子其实只有一种人:与飞有关系的人。可是尘埃子却握紧白癜风北京哪个医院好?了他手中那把肮脏的剑。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飞并未流泪,因为他并不伤心。
    飞的眼睛里流出来的,是血。他的一颗心里面装满的是仇恨。
    尘埃子知道,飞若不报这个仇,他就和死了没什么分别。或者说,以前的那个飞已然死了,纵然飞报了仇,以前的飞也未必活的过来。
    仇恨,若是扎根的太久,就不大容易拔得出来了。
    尘埃子忽然也恨极了那个凶手,那个凶手知道怎样才能真正的毁掉一个人,特别是如何毁掉像飞这样的人。
    以后的十几天里面,飞的女人都没有再出现过,飞也没再喝过一滴酒。尘埃子想要飞喝点酒,或许醉了对飞更好一点。
    可是,一个人若是不想醉,再多再浓的酒也醉不了他。尘埃子或许不了解这一点,可是他却理解他的朋友飞。所以他静静地坐在飞的旁边喝酒。
    人们说,死亡最可怕。
    可是死亡有什么可怕呢?死掉的人早就一无所知,又何来可怕?只有活着的人,才知道那种充满未知和疑窦的寂静有多么可怕。
    死人也并不可怕,活着的人才可怕。因为一个人若是不够可怕,就不会在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以后还能活下来。
    可是,若是一个人若是出离了愤怒,就没时间去思考什么是可怕了。可怕也就聚成一股气,转到这个愤怒的人身上。
    尘埃子发现,此刻的飞,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人。
    他也隐隐明白,飞的女人,和任何美丽而又聪明的女人一样,都是可怕的人。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19 17:58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