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和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避重就轻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718
精华 0
积分 74310
帖子 14862
威望 74310 点
金钱 29725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9 15: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和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和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和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雪妹儿

  

  

    在一个文学网站上,我看到这样一句话:用文字雕刻生活。记忆非常深刻。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像朴实无华的素材,经过文字的精雕细琢,会散发出朴素而高贵的双重魅力。

  我想,用文字来记录生活,用文字来装饰生活,不失为生活中的一种情趣和品位,它让凌乱无序的生活刹那间有了动人的光彩,重要的是,在白纸黑字的叙述中,它会让我们的心灵插上翅膀,更会让我们的记忆永恒。

  在2005即将过去的日子,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记忆需要珍藏,也会有一些记忆希望遗忘。不管是欢乐的,兴奋的,还是痛苦的,失落的,抑或是喜忧参半的,都已成为过去,而时光,在日历翻过崭新的一页时,也凝聚了我们对未来的种种憧憬和想象。

  放下沉重的行囊,我们会发现,轻装远行的路不再漫长。

  我的2005注定是一个有很多记忆的年份。在这一年里,我和我的同事们经过了忙碌而热烈的期待,迎来了我们用激情辛勤耕耘的土地,用青春抒写理想的家园——晚报创刊十周年的日子。回首往事,有激动、欣喜,也有矛盾,彷徨。但是,更多的是快慰和振奋。我想,不管身在何方,那些远在天南海北的和现在的同事们,一定对她怀着别样的感情。这种感情,在某个瞬间,或者在不经意的清晨和黄昏,会悄悄潜入我们的心灵,凝固成清晰隽永的画卷。

  打开它,让鲜活灵动的记忆成为2005最美、最深刻的一次回眸——

    

  缘分的相聚

    

  应该说,是晚报让我们彼此相识。

  那是1998年的深秋,踩着缤纷的落叶,在报社六楼一个近百人的考场里,我用半个小时答完试卷,有点沮丧的回到家里。妈妈关切的问我考得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真的,在一篇不足五百字的文章里,要求找出所有的错字,这题目好像过于简单。而简单,意味着很难脱颖而出。

  意外的是,我竟然通过了初试。复试的那天,已经是初冬了。那天早晨,我早早地来到考场,没有开门,便从六楼往下走。在五楼的拐角处,我看到了她。她身材娇小,穿着一套灰色的套装,正出神地望着窗外。我走到她旁边,默默地看着她,心想:她应该也是来参加复试的吧?想问却没有说出口。

  不一会儿,监考老师来了,在转身上楼的一刻,我用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掏出一面小镜子,迅速地照了一下脸。我在心底暗暗的笑了。

  复试完后,又是漫长的等待。我对妈妈说,这次可能真的没希望了,感觉考得一塌糊涂。妈妈安慰我说,怎么会呢?第一次你也说不行,还不是照样通过了吗?你觉得难,别人也一样啊请问转移因子的副作用,机会均等。

  听了妈妈的话,我似乎又找回了一点信心。结果证明什么是泛发型白癜风疾病妈妈是对的。那次考试中,一共录取了八个人,六个男生,两个女生。我和她,就是其中的两个女生。

  而我们成为同事后的第一次见面,也颇具戏剧性。

  因为要准备元旦那天的版面,而且是新手,不熟悉流程,我和另外两个校对忙得不可开交,一直奇怪她为什么迟迟不露面。那天,在庆祝晚报元旦扩版增刊的茶话会上,我送版子上去给老总看,一眼就看到了她。嗬,她正坐在那儿喝茶嗑瓜子,神态安静。看着她轻松的样子,我又在心底笑了。

  后来我们熟悉了之后,她悄悄告诉我,因为等待复试结果的时间太长,她到广州同学那去了,想放松一下心情。她是回来后才得知消息的,所以没赶上这次元旦出刊。我故意不满地嘟囔着:“你这家伙可好了,轻轻松松逃过‘一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她傻乎乎的笑,我也笑。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算起来,在晚报里,我和她共事的时间最长,曾经互相打趣,一起大笑,共同愤慨——尽管她和我的性格迥异,可我们一直相处融洽,关系亲密。直到今天,我们仍然面对面的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傻傻的对望,然后,微笑。

  她的QQ个性签名上写着:缘由天定,份在人为。我说,这句话很对。在她爽朗的笑声里,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初冬的早晨,五楼拐角处,掏出小镜子偷照的她。

  我不会忘记,那一次,是我们缘分的相聚,我也相信那句老话:衣服是新的好,朋友,还是旧的好!

    

  “眼镜”的快乐

    

  中商百货旁边有一条小巷,两边布满了各种卖菜的、卖水果的和小吃摊点。前行约百余米,有一个小小的夜宵摊,主人是一位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有时候,我偶尔在她面前驻足,她就会露出惊奇的笑容,大声招呼着:“你来了么?好久不见呢!”

  这时,我总会让她给我炸两份饺子或者土豆片。在吱吱的油声里,她照例会絮絮叨叨地自信自语:“唉,你们现在很少来了。记得以前,可是每天晚上要来光顾的。咦?‘眼镜’呢?他好吗?他可最爱吃我炸的饺子了……”

  她所说的“眼镜”是我曾经的一位同事。我总是微笑着回答:“他在广东,挺好的。”然后,她会一边把饺子装盒,一边说:“那就好,那就好,唉……”

  等我走出这条小巷,再回头望时,老板娘那一声悠长的轻叹似乎很远了,而手里拎着的饺子散发出的浓郁香味,仿佛又把我带回了那些寒冷但充溢温暖的夜晚。

  “眼镜”比我晚一年来到晚报。一眼望上去,他是那种文质彬彬的男孩,沉默寡言。时间长了才发现,虽然他话不多,做事却最是踏实认真。刚开始,他被分在记者部,跑了一段时间的新闻。因为出版部缺人手,把他“挖”了过来。而这一调动,就是四年的夜班编辑生活脖子上白斑

  四年,一千四百多个夜晚,“眼镜”是在交织着兴奋、焦虑、无奈等多种情绪中度过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白天在报社碰到他,他通常都是一副睡眠严重不足的模样,无精打采;而一到了晚上,他就像被注入了某种奇异的能量,全身心投入到如醉如痴的地步。看着白天夜晚属于同一个人的惊人变化,我们这些同事们就会感叹不已:是什么力量,能瞬间激活他的神经?

  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杯和奥运会,是“眼镜”的狂欢之旅。作为一名体育版编辑,他不仅把每场球赛的精彩瞬间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呈现给广大读者,也在精辟简洁的述评中展示自己独特的感悟和心灵历程。当他利用编版的间隙跑到日报观看电视直播时;当他无暇顾及赛况而紧张地询问比分时;当他看完一场比赛匆匆赶来上班而跑得满头大汗时;当他和“同道”们相约到哪儿看球时;当他置身于人声鼎沸的工人文化宫,和球迷们一起跺脚、欢呼,甚至热情拥抱时——我相信,那是一段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因为热爱,所以牵挂;因为无法割舍,所以充满激情。

  对于足球的痴迷,不仅表现在 “眼镜”的日常行为中,从他编辑的世界杯精彩赛事和雅典奥运会特辑中,那些精心设计的报眉,醒目有力的标题,和身临其境的文字,以及给人强烈视觉冲击的图片,无不让人感受到这项体育运动的独特魅力。他是如此的用心,力图在线条、文字、构图的方寸世界中把自己所钟爱的足球运动完美的演绎。这时,工作不仅仅是一种谋生手段,成为生存的必需,而且和个人兴趣结合统一,成为生命的一部分,融入了灵魂、血液。

  “眼镜”不仅爱看球,还爱踢球。每周难得一次的休假,他大多会呼朋引伴,去老师院或电大的体育场上小试身手,过一把“球瘾”。我没有看过他踢球,也想象不出夜晚精神百倍的他驰骋在白昼的绿茵场上是什么样子,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与足球亲密接触,酣畅淋漓的呐喊,奔跑所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快乐。

  快乐的感觉还可以延伸到每天下晚班后,三五个同事相约去吃夜宵,在简陋的小吃摊上,就着昏黄微弱的灯光,围坐在一张小方桌前,给香喷喷的饺子倒上酱料,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然后,带着满足和惬意互相道别,各自回家。渐渐地,这成了“眼镜”的一种习惯:小吃摊仿佛磁铁一般,牵引着他的脚步,而心底的渴望,也被无限的放大,越来越不可抑制,只得奋不顾身的一头扎入,充分调动所有的嗅觉,味觉,甚至是触觉,“厮杀”一顿方可罢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夜色好像不再单调,能咂出许多滋味;心灵也好像不再沉重,能品出更多轻松。而那令人回味不已的小吃香味,可以尽情地弥漫飘散,一直萦绕到甜甜的梦里去。

  虽然,“眼镜”已身处遥远的南方,但是,我们大家都相信,快乐是一种可以互相感染的疾病,每个人都希望离它近一点,更近一点。

    

  尘世的幸福

    

  记得很早以前,一次闲聊时他对我说,北京的气候很干燥,风沙又大,他很难适应。说这话时,他刚从北京探亲回来不久。我还看到他返回时在人流拥挤的火车上拍下的大幅照片,登在头版的醒目位置,和一组反映铁路沿线客流增多的报道。那大概是七八月份,正是铁路客流的高峰期。我说,我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对首都很是向往。他无所谓地笑着说,在南方住惯的人,不会喜欢那儿的,那里只适合旅游。要不,哪天你去,我给你当向导?看着我怀疑的眼神,他拍拍胸脯,放心,北京我不知道去过多少次,熟得很。

  这些话,好像犹在耳旁,而说这些话的人,正在那个寒冷的北方城市。从电视上看到,那里的温度是零下8摄氏度。从居住在一个只要接近零度就冻得跳脚的小城市的我们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严寒。他应该也像当地人一样,呆在温暖如春的空调房里过冬,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会“全副武装”吧!我猜想着,他工作的写字楼,一定会有暖气;入乡随俗,他会穿臃肿的羽绒服和长的皮大衣,保持温度显然比炫耀风度、呼吸新鲜空气更重要。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选择了离开。本来,他是舍不得走的。这里是他的家乡,有太多的牵挂;这里也是他施展抱负的起点,融汇着青春、激情和智慧,倾注着理性、光荣与梦想。

  在报庆前的两个月,大家在翻阅以前的报纸合订本时,不时会有同事冷不丁地爆出一声惊呼:“哇!你们看,这个版面太漂亮了!”于是就有人围拢去看,在啧啧的赞叹声中,一致认为要把这些版面作为精品素材拍摄下来,以作珍贵的纪念。不用说,这些版面的策划、制作均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他就是这些精品的创造者。2001年8月,晚报的全新栏目——新周末隆重推出。一开始,它就以恢弘大气的版式、新颖独特的视角、适白癜风皮损中朗格汉斯细胞数目当准确的定位、以及贴近地域的特色,吸引了大众的眼球,成为晚报的品牌栏目。虽然它只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但毫无疑问,它的存在,给晚报的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从开始到结束,都一样的完美。直到多年后的今天,这个栏目仍会停留在我们的视线中,重新翻看时还会有惊喜的声音,它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3 09:12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