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我"的剧本
脍炙人口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298
精华 0
积分 45125
帖子 9025
威望 45125 点
金钱 18051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7 12: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我"的剧本

"我"的剧本
      
   
    (一)
    妇产科.医院新生儿哭声.护士提起脏脏的孩子,拍两下,孩子哭了出来.
    护士麻木尖尖的声音.医生脱下沾血的手套.
      
    我就是这样来到这个世界,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北京有哪间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怎么样.无知的.
    哭泣,宣泄我没有得到通知的愤怒.我在一个女人的袋子里成长成一个将来具备意识的"人".
    你看,那是我的母亲.我的到来让她万分痛苦.
      
    刚生完孩子的母亲的脸,痛苦的.扭曲的.
      
    与其说我是她的儿子.不如说我是她青春的结束,是她妊娠纹的锻造者.
    我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名字.
    那个在产房外拍着巴掌嘴里唧唧歪歪的雄性动物给了我一个代号:吴葱聪.
      
    后来我这样介绍自己.
    幼稚的声音 习惯的模式
    孩子 却表情自然 声音拖沓:
    我叫吴葱聪,葱绿的葱,聪明的聪.
      
    长辈的笑声.
    某老师,纹着嘴唇和细细眉毛:看这样子就是聪明孩子.葱聪,你乖不乖啊.阿姨问你个问题.你爱爸爸多点还是妈妈多点?
    吴葱聪歪着脑袋.
    镜头定格.
      
      
    "我比较喜欢妈妈"
    老师们哈哈笑起来.另一叔叔问:怎么不喜欢爸爸呀
    吴葱聪:因为我是妈妈生的.
    大人一阵狂笑
      
    旁白:我一般比较配合他们.这一群大一号的人们,习惯听幼稚的话,这样显示出他们的强势.他们喜欢逗我们,以肯定我们还在他们制定的规矩之下.(这和封建统治没太大区别.)
      
    (二)
    是不是很无聊.
    是人,就得承认和适应无聊.
    否则在长长长长的光阴的消磨中,会忍不住想在这种无聊之中扭掉别人的脖子.这不过是另一种宣泄的幻想.正如刚出生的孩子用哭声来发泄,他对这个世界的恐惧和不满.
      
    当我开始适应这个世界的时候,应该说,当我尝试着慢慢适应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慢慢地变成了人.就好象政治书定义的那样,人的本质属性是社会性,我慢慢地变成社会的人的同时,那个用哭声迎接世界的孩子已经不存在了.我的恐惧和不满已经在不断的练习和交往中,变得是规矩的一环.
      
    我真的是个普通的孩子.真的.
    强调不说明我虚伪,我只是真的很热情.
    我是个男孩子.其实我想做个女孩子.我向往变态.
    那只不过是对我缺陷的一半的渴望.
    可是变态这个词在人的世界,为什么是这样?
    :各种年龄层的人说:
    变态?
    他们的眼神像看着这世界上最快乐和放肆的群体--神经病.
      
    我的母亲,那个没有通知我的女人,希望我在外面聪明,在她面前愚蠢.她希望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因为我是她的孩子.我是她的财产之一,像炫耀手指上的戒指一样,我的高度,长相,成绩,我的一切都是她可以炫耀的资本
      
    孩子的到来,是母亲从女孩变成女人后,性别的一次颠覆.她们不再只是充满幻想的少女,她们是一帮极其有欲望将幻想在她们的孩子身上进行各种实践的PRODUCER.
      
    我是个男孩子,可是我喜欢尿床,因为在夜里我害怕各种影子在我面前和脑海里晃动,每次经过楼梯间,我总是自己吓自己,说狼来了鬼来了,这样我会跑得更快些.
    这是人性的一种自虐,就像七伤拳一样,为达到目的不惜伤害自己.
    这也是人类社会的规矩之一.
    不过人类很少在教科书上提到这些.
      
    当我后来上学后,我开始学习各种教科书.
    我是个乖孩子.这样会比较好过.
    这就是人.
    有些人喜欢自己为难自己.比如因为自己规格和电视上那些鱼干模特不一样,就发誓不吃美好的食物.
治白癜风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好   哦.有什么比食物更加美好.
    感情能温暖人类的心,食物能温暖人的胃,感情和食物都会过期,只不过,食物比较诚实,我们能控制在它们过期前使用.
    (三)
    当我的身体逐步成长的时候,我闻到了内心的恐惧在逐步成长.
    每次小学低年级期末,搬动那些高大的桌椅时,我内心会有无比的不安与恐惧.
    我害怕身在其中的杂乱和不序,但我喜欢欣赏热闹.
    比如街角那个吆喝自己能变钱的"艺人",人们围着他,基本相信他是个骗子,却想看到他如何骗人.
    我想,人们希望看着他人被骗,然后总结经验,编成新闻大餐和教科书.
    我愿意相信那个艺人,因为我妄图寻找奇迹.
    真的.
    为了寻宝,我和表哥把顶楼的阁楼找遍了,我们找到无数的笔记本,甚至一封寄给我父亲的匿名恐吓信.
    我和表哥在家里疯来疯去.他们说我们狗都嫌.这个词我从三年前就开始听,
    我看见亲戚们在打牌,他们都想赢钱.
    你可以轻易地判断出输赢,从他们的表情上,
    我的外婆,当她看见我靠近牌桌的时候,如果她说:葱聪呀,又来哒呀.
    说明她赢了100.
    如果她说:小牙子不学别的,到这里来搞么的.
    那么...
    我喜欢给母亲报告别家的牌.她要胡的字别家抓完了,我就会轻声在母亲耳边说:死口.
    当亲戚们发现这点的时候,我已经立功数回.
      
    旁白:我慢慢地变成了那个不知道自己做什么的人.我是被人调教出的孩子.我不能背叛人.
    后来,当我因为受到了高雅书本的熏陶,真的,我的良心开始觉醒,我意识到曾经做了多么不好的事件.比如我还曾跟着不良少年偷过一支笔.那是初中的时候.
    我问偷得多的孩子要涂改液,那个眼睛下面有痣的孩子有着大大的眼睛,瘦瘦的脸显得有些刻薄.那是一个让我很没面子的孩子,他让我在寒风中被拒绝.
    我孤单地走在冰冷的风中,穿着母亲做的棉衣,觉得很委屈.但我很坚强地走着,走向汽车站.因为我知道,我可以看很多小说,我有个小小的世界,但我的世界还是单纯的.所以我可以活在自己的气场.
      
    我是个很敏感的孩子.像个女孩.
    但据说这样的孩子是艺术家.
    所以我学着写诗.我希望捧着诗集出现在父母面前,那些含蓄朦胧的诗歌让人类隐去了隐私,在似是而非的意象中去排遣无聊,和发泄不满或者其他情绪.
    我很自恋,因为我喜欢捧着诗歌一遍遍地看.
    我初中的同桌喊我才子.但他背地里叫我旺才,那是他们家养的狼狗的名字.
    (四)
    我变成人后,学会的最大本事是接受失望和自我解嘲.
    他们说我是没有活在现实里的孩子.
    因为我觉得幻想是开启另一扇门.从而关上现实的窗,可以让我不再轻易失望.
    字典上的词叫自卑.
    有什么不好.人类的青春有个标记,就像岳麓山下的自卑亭.
    它被人赞颂,因为承认自己的自卑.
    承认人类的自卑.
    我喜欢仰望星空,我的母亲说我是个不切实际的孩子。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一切直到高考失败后.
    我和其他普通孩子一样,我痛恨中国式教育和高考这样残酷的酷刑.
    我们像苦行僧一样,奔向传治疗白癜风多少钱说中的佛,那种虔诚让清醒的人心痛.
    我只想做一个带着花帽子的孩子,穿着红棉衣也无所谓,跟着时光的机器一起旋转,直到和树木一起成长,和叶子一样归入黄土.
    但是和青春期一起到来的是不安.
    我害怕命运,我敬畏它.
    我害怕我的命运里,至亲的离去.
    噩梦惊醒刹那,我总是觉得那是真的.
    我甚至梦到,日本又来侵略我们.我体会到了南京遇难先人逃散的恐惧.
    哦.那真悲惨.
    梦境里的不安如此真实.幻想如此鼓惑.
    (五)
    当我进入一所二流大学的时候.我开始爱它.
    因为我畏惧成为最好的.
    这所大学是特殊的.
    我在恐惧中进入了它.
    虽然刚开始我的气质和阳刚的学校格格不入.
    但是,我成了一些女孩子的仰慕对象.
    她们说我有深度.
    我很少平视,经常仰望或者低头.
    戴着鸭舌帽在篮球场锻炼肌肉.我想成为英挺的男人,
    肌肉勃发的感觉很好.就好象阳光普照花朵一般.
    我不只像有深度,后来也很有肌肉.
    有女孩子加我QQ,她们跟我谈论诗歌.
    我总是对着电脑冷笑.
    因为我了解她们,我的内心有个女孩存活.
    当看清楚她们心脏每一个毛孔,她们对于我来说没有一点魅力.
    让我困惑的事情又来了.
    我爱上了一个男子.
    一个侧脸像大卫,整体却像印象派的男子.
    在一个清凉的早晨,我看见烟雾微微缠绕在他身边,他半恻的脸,随意叼着的烟头,灼伤了我孱弱的青春,
    我系着的暗色的青苔上,谢落满地桃花妖妖.
    我的眼睛拍下了许多照片,我的笔记本上写了更多隐晦的诗歌.
    我再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至少我心里装着一个让我觉得寂寞和心疼的人.
    (六)
    我并不想背离规矩.
    我不想过得很难.
    有一次,我发短信给朋友说,混吃等死也很好.
    模糊道德界限,放松内心束缚,绝望让人淡定.
    我在讲台说背诵西班牙语诗.
    我念到DESTINO的时候,他走了进来.
    穿着发白的牛仔裤.
    我冷漠地继续背诵.
    我听见自己心发痒的声音.那是变态的绝望是绽放的美好.是一种痛哭和大笑混杂的情绪.
    我尝试把那种感觉通过食物来表达,大概需要1个甜筒,一瓶苹果醋,一盆合欢花,和殷实的米饭在空虚的胃里燃烧.
      
    我决定即兴作首诗歌.
    用我所知晓的语言:
    为了一个吻,那是水仙的诱惑
    白云液化成为井中的水
    印证你美丽的倒影
    横斜的高傲
    像山顶的雪崩
    掩盖了我的尸体
    和我青苔一样的绝望
    我本能的呼吸
    停止在无能的呼喊里
    我的手紧握捏碎的忧伤
    那刻在骨子里的惊慌
    让我蜷缩在幻想的被套
    佛让我自由一刻
    说一句请求
      
    我停顿了.
    女生们看着我.我在她们瞳孔里看到我忧伤的表情.
    我接着说:
    请把我抱紧,用捏死我的力度.
      
    我看见我的大卫望着我笑笑.那是友好的笑.
    我发誓.是的.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2 02:18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