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迷章
避重就轻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718
精华 0
积分 74310
帖子 14862
威望 74310 点
金钱 29725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6-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10 01: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迷章

迷章
      
   
      
    开口唱一曲颠沛的摇滚,却也仍是迷离。
    ――――题记
    1.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天晴的耀眼。
    他是落隅的老师,更确切的说是班主任。在高一的新生迎接会上,所有的老师都已经向学生介绍自己,只有他愣愣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灯光不甚明晰的打在他的脸上,有种深邃和孩子气混合的味道。这两种感觉怎么会混合在一起呢,落隅不自觉的呵呵笑了出来,他下意识的回头,就这么,
    四目相撞。
    “他是教什么的?”手心微微出汗,悄悄地问旁坐的女生。
    “应该是数学白癜风患者能不能用芪丹通络颗粒。”
    数学?落隅微微眯了眯眼
    2
    学期伊始,青春特有的活力弥漫了整个校园。当然,任何事都有例外,西初就是那例外的一个。
    “哇哇哇,为什么还不放假?我还没玩够呢。”西初“仰天长叹”道。
    “我说大姐,这才刚开学诶好不好,你想得有点长远吧”落隅无奈地朝同座的女生笑笑。
    同样开朗外向的两个女生凑在一起很快就从认识到相识,从相识到朋友,从朋友到死党过渡,人群中永远有这样一种人,有他的地方就永远不会安静,不会无聊。例如落隅和西初。可能在她们绵长的生命当中永远不会有焦虑或是难过的事。
    午后的阳光照在墨绿的桌子上,带着微微的热度。第一节数学课上,他介绍了自己:“我姓王,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我教数学。”不大不小的以一种晴朗的声音徐徐说出。不知道你见没见过这种人,在他小声的时候,你会莫名其妙的也北京同仁堂克银丸能治面部白癜风吗不敢大声,似乎他天生就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让人不能忽视他的存在。光线照到他的暗红色的镜框上,闪烁着明亮的光,照的落隅的眼睛涩涩的。真是一种奇怪的感受呢,她想。
    3
    “呵呵,我跟你说啊,今天语文老师出了个对子,上联是祖国形势好,你猜他们对什么?暮隅一副乐不可支的表情。
    “什么?”
    “班里差生多。”
    随后是意料之中的前仰后合,微微的风吹过,漾一漾,将笑声推向更远的高处,留下一片隐形的足迹。
    “真没劲,开学前我还想呢这都高中生了,初中我都老实三年了,这回咋地也该谈场恋爱了吧,可一看咱学校的男生长的,我还是老实着吧,”西初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倒是老师们一个个长得倒是真养眼,你看化学老师,哎呦那小腰细的,那小脸长得,你再看男老师,例如咱班主任,刚二十五,那腿细的,你们看过他踢球么,那不是一般的帅啊。”
    “咱能不这么花痴么?”后座男生无语了。
    “凭什么啊?有本事你也长那么帅啊,你跟你同座都搞BL了,我都没说什么。”落隅接过来说。
    “你,两个字,心理扭曲”
    “我说一句英文,就扭曲了怎么的吧。”
    欢笑又起,尘土飞扬。这样的水晶时光是少年时期所独有的纯粹与鲜活,美好到,多年后仍能清晰的记得。眼看着庸人自扰,接踵而来。
    4
    没有考试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已是月底,从来都不会让正常人及格的月考如期而至。“我有点紧张,为了明天的考试,我是不是应该再复习复习?”在月考前一天落隅精神紧张的给西初打电话。
    “以我来看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从听筒的这端可以清晰地听到大嚼着苹果或是鸭梨的声音,“以咱俩的脑子,咱不会的别人肯定也不会,唔,这个时节的苹果真好吃”
    “可是”
    “没有可是,我跟你说啊,复习=不挂科,不复习=挂科,复习+不复习=挂科+不挂
    科,(1+不)复习=(1+不)挂科,复习=挂科。这是至理名言。”
    正巧妈妈端着牛奶推门进来,“差不多就行啦,不就是个月考么,中考都没见你紧张过。至于么?”
    “那不一样。”下意识的就脱出了这句话。
    “有什么不一样?”
    “……”
    落隅哑然失声,有什么不一样,是啊,一定有什么不一样,因为,因为,若是我成绩够好,若是我取得第一,他,就会多注意我一点吧。这,就是最大的不一样。
    六门主科一天考完,有一种脱掉层皮的感受, 还好还好,答的还可以。落隅家就在天津之眼的旁边,但由于严重的恐高始终都没坐过。每天晚上暮隅都会靠在窗台静静的看它一圈又一圈的起落。小说中说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许愿就会成真,那我在看到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许愿也是一样的吧。落隅高兴的想着,双手合十,“我希望……”
    少女毕竟是少女,谁都会相信这些梦幻紫色的虚像,尽管多年之后再回首之时只会觉得幼稚和好笑。
    5
    “这次的月考成绩下来了,这个学校的月考一向是这样,是写不完,所以也别太那什么了,一次的考试也不代表什么,好好学就行。还有,顾落隅考了班里第一,数学满分,所以也不要太放松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他一向是这样,好像对什么都波澜不惊。
    “天(てん) は我そ(われそ)をみなした”(上帝把我们抛弃了)一下课西初就嚎道,“你还说你紧张,你考那么好。”
    “天地良心,真是蒙上的。”
    “切,诶,你说班主任是什么意思,先说别太难过,再说有人考了满分,这也太狠了吧……”
    “不是”落隅突然打断她的话。
    “什么?”
    “不是,他没有别的意思,他仅仅是不太会说话而已。”
    不是,不是的,他一直是个温和体贴的人,在军训的时候,他会给胃疼的女生拿红糖。在课间长跑的时候,别的班主任都大声喊着跟上跟上,只有他,会在我们旁边小声说慢点慢点,怎么舒服怎么跑。 这些的这些,统统都做了雨水,使少女心底的那颗种子迅速生根发芽,生出盘枝错结的根来。
    6
    王霁轩,王霁轩,王霁轩,16开的白纸上写满了这个名字。笔尖漏水,墨水渐渐濡湿字的边缘,像哭花了的脸。通用技术课上老师仍在喋喋不休的讲着谁也听不懂的东西,落隅清楚地看到她的上方有两只金色的苍蝇在交缠。真服她了,一个副科课能被她教成这样也真不容易。秋日的风从窗外吹进,带着舒适的触感,如同丝绸在指尖滑动。什么时候开始在无聊的时候大片大片的写他的名字?记不得了。
    记不得那次体育课上你在场那边踢球,无数男生都感叹你怎么能带球跑得那么快,没有人看到你的身影,迷乱了我的眼。
    记不得那天中午去你办公室问问题,看到你趴在桌子上睡熟时,我瞬间通红的脸。
    记不得我终于无奈的承认,王霁轩,我好像,喜欢你了。
    我在梦境里喊你,而你却错觉那只是梦境。
    7
    高二时完全没有犹豫的选择了理科,和西初仍在一个班,他,仍是班主任。
    “落隅,你知道么,班主任在外面办提高班的。”
    “什么?”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霎时汹涌而过,瞬间挟走了呼吸。
    “是真的,昨碰见我一初中同学,他告我他在咱班头那上课。而且是在他家。”落隅突然觉得初西身后的阳光明媚的近乎吓人。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
    “傻啊你,他要是告咱们他在外面办提高班,同学们会怎么做?别人会怎么想?我已经找班头说过了,到时候你就说你跟我一块上。”
    “你……”
    “傻丫头,我还不知道你?傻子都看得出来。”西初一脸开怀的笑。
    从心尖冒出的小感动,迅速化为温暖蔓延全身。这些的这些,统统化成甜蜜沉淀在落隅的心底。搅一搅,散发着蜂蜜的味道。
    傻子都看得出来?那他也看出来了么?
    8
    他一个人住,他家不大不小,黑白色系的家具使屋子看起来井井有条。那天他留下落隅谈一些竞赛的事,其他的学生走后屋子顿时显得空旷了起来。落隅没来由的觉得有点热,有点喘不上来气的错觉。他倚在窗台用双手捂住她的眼,轻轻的说倒数五下你会看到奇迹。他的手温和无汗,却让落隅有一种火烧的错觉。
    五,突然的黑暗让落隅有些不适应。
    四,一阵凉凉的夜风吹到脸上减缓了脸上的火焰。
    三,他想让我看什么呢?
    二,还是说,他已经知道我对他的感觉了?
    一,她只感觉她的心快要跳出来了。
    霎时光线又涌入眼眶,她真的看到奇迹了,无数街灯瞬间亮起,在昏黄的空间里照出橘黄色的光,暧昧而迷离。只错觉来到了空间的边缝,这里不属于任何时空,让人忘记了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呼吸。
    “漂亮吧,习以为常的路灯也会这样美。其实,生命的美丽就在于不可预知,很多事都会改变,即使是曾经认定的事。所以我们不能把太多的眷恋放在现在,而应该是未来。你说对吧。”他的脸半隐在黑暗里,看不清表情,只觉得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在光的逆舞中更显深邃。
    “我可不同意你的观点哦,”落隅呵呵笑着,“我不知道别人,可是我,只要是认定的事就不会变。喜欢的就是喜欢。我们打吧。”
    “你肯定会输的,一年之后你就会离开这城市上大学,到时候你会看到更多更优秀的人,你的目光应该停留在更远的将来,而不是限于这个狭隘的圈子。”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如同看一个幼稚孩子。
    “如果我铁了心上南大呢,我就可以留在天津。”笑容敛去,只剩下一脸的认真,仿佛吟唱圣诗般庄重。
    “你……”不知为什么她的神情令他有一瞬的失神。
    外边的那棵树被风吹的剧烈摇晃起来。
    9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她的,做的时候,她会偷偷的瞄过来,踢球的时候,她会拿手机偷拍。这些举动无论怎样看都只是个小女生,可是那天我面对她时为什么会有一瞬间的失神呢?真的是最近太累了吧?可是她不是梦想着去复旦么,怎么……忽然自嘲的笑笑,自己怎么开始花大段大段的时间想她的话,又是什么时候知道她想去复旦的?难道……不是不是,自己是她的老师,会想着学生的未来是应该的。可是自己又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她的开朗与外向,会注意到她倔强的眼神,注意到她的脸清透的仿佛连毛细血管都看得见。
    霁轩开始逐渐不确定自己心的天平是否已经倾斜。
    手里一杯温热的拿铁,袅袅热雾氤氲起甘醇的味道。
    不知怎的,醉了咖啡。
    10
    似乎流年一下子卷走了我们的时光,不动声色的背道而驰。高考结束后,当他知道落隅就报了一个志愿,那就是南大时,眼中的震惊不言而喻。她,她真的……其实很难说清当时的心情,因为,他在那一刻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心底甚至还藏着一丝喜悦。
    完了,他想。
    那天落隅找到他,“老师,我说过我是认真的,16号那天下午一点我会在长虹公园的那棵紫薇树下等你,我会一直等到你来。”一脸的开心与俏皮。
    终于熬到这一天了,她想。
    终于要面对这一天了,他想。
    16号,太阳明媚的近乎吓人。在落隅到的那一刻,他正倚在那棵巨大关于我们的中医治疗白癜风的紫薇树上,斑驳的树影落在他的身上,她看见他向她温柔的张开了双臂。
    终于要面对这一天了,他想。终于要面对他爱上了她的这个事实。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3 09:12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