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沉 沦
鼾咍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362
精华 0
积分 42895
帖子 8579
威望 42895 点
金钱 17159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2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9 22: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沉 沦

沉 沦
      
   
    农历九月的一天,苍穹挂着一轮残月,暗淡无光,天边有几颗并不闪烁的星星,好像疲惫的瞌睡人的眼睛,没有力气眨动。天气不冷不热,正是人们生活的好时光。
    柳风先生为了让自己有点前景,不得不抛却年轻而漂亮的娇妻,独身来到离家很远,多少带点虚浮繁华的小城进行自己本不十分情愿的深造。他已经在这里如孤雁般独身相处了半个月,在这半月里他确是守身如玉,没有品尝一点女人的荤腥,毕竟他还不足40岁,这对他来说也是很难为他的了。他一直入住在N宾馆的03-09房间,而B先生是这宾馆的老板。
    柳风先生,生性倜傥,喜欢放浪形骸,颇有古典文人的“各领风骚数百年”的阳刚之气。此人很喜欢读古代白话小说,浓情于《蒋兴哥重会珍珠衫》之类的传奇故事,常常痴情于古为今用的英雄救美的壮举之中,每每悔恨自己生不逢时,没有在那盛产狐仙妖媚的时代诞生,与蒲松龄为伍共圆聊斋梦。那样就会千古,也不枉虚度人生一回,是何等快活。因而暗自哀叹自己的命运悲苦,怎么赶在这班时代的列车上,正统而庄严,禁锢而不开放,就在满腔愁绪中白白逝去了青春年华。
    时光背负着沧桑,拖拽着疲倦的躯壳掠过了七、八十年代,坠入了九十年代的轮回,柳先生祈盼的古陵墓中的精灵鬼怪的人鬼情没有来到,却有了这使柳先生如鱼得水,大有出人头地的难逢机缘。他兴奋这苍天终于开眼了,这世界终于可以让我崭露头角了,我一定登台亮相,把古今中外的有关经典事故都排演一番,也慰藉自己久渴的心田。这也只不过是他心里的宏愿罢了,他并没有去身体力行,因为他的妻子对他温柔体贴,他就没有去履行自己的诺言,还是一个没有出轨的封闭的男人。
    柳风虽有所企图而迫于对妻子的无奈的爱,他并没有像自己所言去打造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新自我而涛声依旧,终日只落得对愁眠的江风欲火的生活。他没有绝妙的演技,更没有在当代社会舞台上被人们视为知名品牌,而让人目不暇接。我这里单表他在经历了半月的孤寂生活之后的花絮故事,以飨读者。
    柳先生转瞬已在这里度过了半月的油煎火燎的日子了,他欲火如炽,烤得他已经实在不能忍受了。他临行时对妻子的“我想你,我永远不碰另外的女人”,“我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别人”,“我拿着陪伴我们走过了十五年的小木梳,你就在我身边,我就不会犯错误”,所有好听的话,凡是能够哄她开心的话他全部用上了,而这时候如孤鬼的寂寞生活吞噬着他,遥远的空洞许诺已经是“远水难救近火了”,他思索着如何去学一回猫儿偷吃荤腥,学做一次“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演习。
    在这冷暖适度的夜晚,人们的心绪本来是如镜子般平坦,没有一丝细小的波纹。而柳先生却如坐针毡,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在瞅着时间,一会儿扭开电视机,一会儿关掉电视机,好像画面的显现很不合时宜,一会儿又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报,百无聊赖地翻阅着。他机械地拿起断了齿的小木梳子不断地梳理着本就稀疏的头发,好像惯性一样拿起来就难以放下了。他在无奈地打发时间而已。他的内心如平静的海面下的汹涌波涛,一刻也没有平静,因为有一股欲火在时时烘烤着他,让他不得不被迫去折腾自己,以便心里能有些许的宁静。
    时间的指针永远不会坠落在某时某刻,它不理会人们的情感和意愿,总是无怨无悔地为人们乐意地作着嫁衣,因而也就没有谁能随心所欲地去左右它的自由。它也许算是世间唯一铁面无私的,让人心服口服的正人君子了。B先生是个精明的老板,他经常到每个客房查看,也与柳先生有些交谈,察言观色,心中十分明了。知道柳先生的爱好,他为了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也喜欢投客人所好。只要为了钱他是无所顾忌的,资本是他的生命之源。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开始他只不过是一个小歌舞厅的小老板,时兴卡拉OK时就搞OK,赶时髦,积聚资本,有商人的法宝“奸”字当头,也不怕什么报应或者讲什么良心之类的,即或是躺着冤魂的枕木只要可以赚钱他都可以给自己枕着,一心扑在钱眼里,好似专门捉拿耗子的没有颜色的猫,慢慢地发达起来了。而今摇身一变鱼虾也跳出了龙门,混上了N宾馆的经理,整日里游手好闲,却穿得西装革履,颇有气派的。不知他那华丽的服饰上沾满了多少少女的盈盈泪水。
    B先生与柳风有几面之缘,也算认识,只不过没有机会相交罢了。这次他们也算有缘分,上苍给予了他们臭味相投的交往的绝好时机。他在柳先生孤独的时候终于如久旱的甘霖般降临,给他火烧火燎的心透彻地浇淋导致白癜风扩散的原因有几种了一场及时雨。
    晚饭后柳先生就有点难奈孤寂了。他把玩着从家里带来的留有妻子余香的,可以见证他们爱情的,陪伴他们走过了十五载的,至今看来褪了色,断了几个齿的小木梳,有些呆呆的,他似在回味,在挣扎,在默默无闻地忍耐,在发誓。这时候B先生来了,他轻轻敲门,房门虚掩着,推开了03-09号房间,柳先生由于用心太过,精彩青春记-告别白癜风行动竟然连B先生进来也没有觉察到。B先生看到这情景心里早就明白了八九成了,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哈哈地一付不经意的模样,开始了他的计划。
    “柳先生住的习惯吗?”B先生问到。
    “你的服务没有可挑剔的。我很满意。”柳先生回答。
    “我们的条件简陋,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尽管说,我们尽可能地让顾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这是我们的服务宗旨。”B先生大谈其服务的广告,念其服务的“三字经”。
    “我觉得不错的。只不过有些…..”柳先生羞于言说,有些吞吞吐吐的,也有些涨红了脸,让人觉得有些可怜。他不停地把玩着手中那陪他度过了十五年的小小的有些陈旧的木梳,此时他的心中实在是难以用笔画描摹,也许他回忆着与妻子的朝夕相处的和谐的日日夜夜,难以舍弃。B先生却窥伺到了仙机,他是一部全功能的扫描仪,已经洞穿了柳先生的五脏六腑了,他拿捏准了柳先生的病脉,他准备给柳先生得体的一剂良药,让他药到病除。
    B先生显示着自己神医般的伎俩,他贴近柳先生身边,做出对柳先生很关切,又很知音的模样,和风细雨般的声音,神秘兮兮地开始了让柳先生甘于沉沦的言教。
    “你很寂寞吧?”B先生悄悄而带着挑逗的语调问道。
    “你有些什么服务?能治疗我的寂寞病吗?”柳先生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拽着,不愿意再松手了,他想丢了手又会回到欲火熊熊燃烧的殿堂,那将是他炼狱的回还,他再已不愿那样了。
    “我的一条龙的服务,可以让你享受回家的感觉,可以享受与妻子在一起的温馨。随你‘各领风骚数百年’,让你醉梦若归。”B先生说着,门外有了“服务员”的娇柔的低沉的咳嗽声,那悦耳的声音划破了柳先生的耳膜,他此刻就有些醉酒的飘逸感觉了,他已经没有了方寸,他耳朵似长了眼一样的,侧耳倾听,他心中也自舒坦了,心中的火却没有熄灭的势头,反而如火上浇油一般,更炽热了。他好像六月天在烈日下爆晒一样,大汗淋漓,真想一骨碌跳进泉水中好好浸泡一番。
    “我确实是不甘于寂寞的人。我也是最怕寂寞二字的。”柳先生眼里已经喷射着能够点燃的欲火,只等电光火石的引领,一触即发。男人怕寂寞,孤枕难眠;女人怕寂寞,拥衾自缚。大凡有情感的动物也怕孤寂,我看到过一个送粮的壁虎的故事,一个雄壁虎在墙壁的夹层被装修之钉牢牢地钉在了墙上,不能动荡,只有眼睁睁地等待死亡的到来。却有一个重情重义的雌壁虎义无反顾地为它送来维持生命的粮食,一送就是十年。这也是雌壁虎怕孤独寂寞而宁愿自己受苦也要有同伴作陪,才能生活得有滋味吧。何况是高等动物的人呢?
    “人怎么样?”柳先生的心好像探测到了定心丸,有了半月后的第一次稍许的平静。
    “很年轻,长得花容月貌。”B先生很有把握地说,俨然在推销自己手里的艺术品。女人就像商品,装饰品,雕塑,看她的完美程度来决定男人的取舍。
    柳先生活脱脱要变节了,心中已没有了防范的底线了。女人给予男人的就是失魂落魄的温柔感和异性莫明其妙的相吸。
    “你如果需要,我可以为你效劳。可以很快地打发了这无聊的日子的?”B先生准备推销自己的服务了。他已经拿捏准了柳先生的生命的支点了,他可以随意将他撬动,随意将他摆弄,如猫捉住的一只垂头丧气的耗子,只有苟延残喘。
    以后的谈话我就难以描述了,不外是劝说柳先生如何要珍惜人生的美好时光,不要浪费年华,活人要会享受,何必跟不上社会的进步,都是可以把稻草讲成金条的伶牙俐齿,说得柳先生是心里有百二十个愿意去沉沦自己,放纵自己,而且是从此沉醉在那泥淖里,永远的沉湎在那样的世界里。
    生意在内外夹击的攻势下顺理成章节的做成了。B先生的使命完成了,他抖动着肥大的屁股,扭着膨胀的胳膊,甩着跛动的双腿,一丁一拐地离开了柳先生的房间。
    不一会儿,一个腰里挂着只不过有手掌那么大小的一个包,个头不高,脸上胡乱涂抹着胭脂粉,眉毛修整得不经意就好像隐蔽在脂粉堆里,一时难以找着,眼睛却灵活闪亮,笑起来有点勾魂摄魄,让人经受不住它的诱引,只能俯首贴耳,听命于她,看样子也不算漂亮,论本质可能是那种好逸恶劳,不劳而获的与B先生同祖同宗的好姐妹。她就是M小姐。M进门后,把门反拴了。她很会奉承,也许是职业的习惯,也会讨好人,更会把你揣测得十拿九稳。她来至柳先生的房间,俨然是家庭主妇一般,没有一点诧生的羞涩,只有奉迎的高招,把柳先生 吹拍得骨软筋麻。
    “你在这里住几天了?在外一个人很闷,很无聊的。”M带着挑衅的口气说。
    “我在这住了十几天。开始还好,后来就……”M小姐顺势坐在了柳先生的怀抱里。
    “你怎么不找我呵?我可以给你解闷的。”治疗白癜风的黑豆食疗偏方M小姐故意挑逗地说。
    柳先生的心已经处在不可抗力的撕毁当中,他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他无力挣扎这脂粉味的敲骨吸髓的侵袭。他迫不及待了,他再也不看那镜花水月的陈旧的断齿小木梳了,他男人的激情开始了天翻地覆的滚动,柳先生不喜欢空洞的语言糟蹋这良辰美景,他需要的是男人企求的实惠,一种生理的正常的排泄,他的言语冻结了。此时无声胜有声,大珠小珠落玉体了。
    柳先生顺藤摸瓜,抚摸着M小姐的别有洞天,如高山流水,他直想一口把M衔在嘴里,咀嚼够够,摸着绵绵的他就想到了“泉眼无声细细流”的地方了,他实在不能白白的让流光飘逝。他帮着M小姐宽衣解带,M小姐如驯服的羔羊,任其随意摆弄。柳先生垂涎欲滴。他有如临战的战斗机,全身蕴含着不可抵挡的战斗力。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6 05:12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