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海浪论坛  
温馨提示今天是:


当网络繁忙时请选择:http://bbs.838668.com(线路一)http://bbs.939138.com(线路二)进入本站论坛。

顶贴回帖是美德!支持无私高手,做个有素质的看客,看帖请回帖!


 
标题: 不雨亦萧萧
脖子拐
银牌元老
Rank: 8Rank: 8


UID 188311
精华 0
积分 18020
帖子 3604
威望 18020 点
金钱 72090 RMB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8-4-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5-17 01: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不雨亦萧萧

不雨亦萧萧
  离家已经很久了,在遥远的他乡,炊烟袅袅,晚霞夕阳,无一不是天下游子思乡的最好景色。

  

  不雨亦萧萧

  ——江古秋

  

  

    

    

  九月的天,很晴。晴得漫无边际,晴得漫无目的。

    

  新升的太阳,像母亲刚蒸出的馒头,暖心实在。

    

  无云,更无雨。

    

  秋晨,露重。几点晶莹在兰叶间闪烁,天使的泪水,不知是为谁风露立中宵。

    

  凝立,虽不是最末一次,但别离的笙箫,宛若绵长的秋水,很强的失落感似乎错过了很多时间。

    

  轻迈步履,仍旧留下淡淡的苔痕,二十年的院落,此时竟有些陌生,牵牛已入暮,几株兰草还含着浅绿泛紫的花苞,我猛的后悔,当初不应去深山将起挖回。

    

  轻轻一声长叹,透着不尽的悲哀,像慈母对游子的挂怀,没了照顾,不知你还会像在深山那样自强。失落了韵兰,又迷失了自己。中午便需离去,到一个叫衡水的地方。

    

  几时日光跑进来些,院子陡然亮了。

    

  熟悉的一句,“该用饭了!”

    

  我侧身,看到阳光下的母亲,发现母亲的白发,在初秋的阳光下有点像兰花棱角的银艺。圣洁,光亮。

    

  “我会照顾好他们的。”母亲说的很快,很刚毅。看着丛丛的兰草,仿佛望着自己的子女一般。

    

  我点了点头,泪从眼角拉成长条流进嘴里,冰冰的,有点咸。乘着母亲转身的瞬间,我拭了残余的眼泪。

    

  隐隐的一声抽噎,我知道是母亲发出的,相互遮掩,却互相展现。

    

  秋阳日暖。

    

  桌前,母亲已分好了饭。饭很香,很软,加了糯米。菜很少,却精致。我们都吃的很慢,母亲说:“都吃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了!”

    生活因为治好白癜风而更加精彩

  “恩!”

    

  我低着头,没敢看母亲,我知道她定是哭了,没准泪已流下。

    

  十点,吃好了饭。

    

  院子里已满是日光,白的刺人的眼。鸽子呆在地上,啄着昨天的米糠;水龙头渗着水,半日的凝结,方得一次滴落,打破缸面的宁和,泛起漾漾的清波。

    

  桩桩小事,但在细想之下,百味皆备,只能莫名的发出一声声感叹,感叹人生的温馨与苍凉;感叹岁月的丛迫与绵长。

    

  姑进来,左手提着柿子干,右手托着碗荷包蛋。

    

  “快来吃了,起身了没?”

    

  “十一点,快了!”我强着母亲回答。

    

  蛋很甜,我吃了个底朝天,妈和姑姑都笑了。姑看了眼圈发红的母亲,我知道姑很难过,一抿嘴,姑笑道:“读书欢喜着去,家里有我们呢!呵呵,看那鸽子,像鸡一样,都不怕人!”

    

  母亲笑了笑,不过笑地很牵强,很艰涩。我很感谢姑,因为我也曾想找几个离现实远一点的事儿来和母亲谈谈,但我相信,这念头也是枉然,不论你思想是星光是月亮是蝴蝶,只稍一转身,又逢人生的基本问题,冷森森地竖立着像一座座拦路的墓碑。

    

  桥头,几只邻家的狗在追逐。

    

  十一点的秋天,算不上热。风很小,却也能拂落原就昏黄发叶子,飘落在静静的湖面上,击起一点点圆波。天空一片湛蓝,罩着平平的湖水,偶尔的飞燕,像离别乐曲的音符。

    

  该走了,奶奶拭着泪,妈走在前面,离我们似乎很远,又感觉很近。

    

  奶奶的手很温,像暖暖的馒头。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奶奶的脸皱的核桃一般,泪水顺着沟壑屈曲的淌下。我说:“您回去吧!”奶奶摇头,唤起斑白的头发。良久,奶奶哑着道:“姐姐患了病,爸又去照看,那般的远,我们都看不到。这下你又去了,嗨——读书我们都欢喜,欢喜!”看着奶奶,我忍着泪。

    

  “那都算了,只是家里就剩下妈了!”一句话不对,我不哭,但眼泪自己流了下来。

    

  什么都在融化着不哭的力量。把她收藏在那微妙的角落里,然后发出些香气,象花蕊顶破花瓣。

    

  奶奶见我这样,就更厉害了。全身抖的很,像风雨中的老树,摇摆却刚毅。

    

  妈更远了。隐约还可以听见箱子拖地的声响,沙沙如别离的奏曲。

    

  我提着袋,跟在母亲背后,看着母亲模糊的背影,我的泪,像雨落的梨花,飘雪般洒落。

    

  一路都无言,没声的默契。相视,我们都发了笑。

    

  九月的秋天,很晴。

    

  午后的一阵风,吹得我打了一个寒战,非常的舒服。泪已干了,眼皮和嘴角,保留着那流泪后所特有的紧绷。

    

  秋仿佛一下子深了,故乡的山影,却更浓绿。

    

  晴空万里,万里无云,亦无雨。

    

  没风,仍脉脉。

    

  不雨,亦萧萧。

    

    

    

    

    

    

    

    

    

    

    

    

    

    

    

    

    

    

    

    

    

    

    

    

    

    

    

    

    

    

    

    

    

    

    

    

    

    

    

   [url=http://www.jk88999.com/究竟白癜风患者的饮食要求有哪些zh/m9/4084.html]专家告诉您中国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在哪[/url] 

    

    

    

    

    

    

    

    

    

    

    

    

    

    

    

  

  联系方式:(Email)[email protected]|

顶部
[广告]
點擊進入=>>萬衆開心堂j2台衛星直播开奖万人音樂聊天城
 

 

本站永久域名①:www.838668.com (点击加入您的收藏夹)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6 17:49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Skin by Cool
Clear Cookies - Contactus - 万众海浪论坛 - Archiver - wap